惆怅客

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风格

一个小甜饼

体育生蠢植×傲娇学霸啃

恋爱中的人儿

凑合吃的粮_(:з」∠)_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元植是体育生,整个下午都要在操场训练,放学的时候才回教室。他从后门进来的时候,班级里的女生爆发惊呼,李在焕皱皱眉,推了推滑落的眼镜,转过头就看见光着膀子大摇大摆走向座位的金元植,引起反应的正是他那六块惹眼的腹肌。

金元植坐在椅子上,拿书扇扇风,和围着他的人说话。李在焕翻了个白眼,不就是几块腹肌吗,得瑟,简直是个流氓!转过身准备收拾书包时,放学铃就响了。李在焕气哼哼的把书本笔袋塞进书包里,背上书包站起身,竟然看见有女生用手指戳了戳金元植的腹肌,咯咯地笑。那家伙也跟着傻笑。
    
金元植挠挠后脑勺,目光扫到径直离去的李在焕,急了,抓起书包和校服就追出去,嘴里喊着,“哎!等等我,李在焕!”
   
李在焕假装听不见,越走越快,金元植拔腿开跑,在楼梯拐口抓住李在焕包带,“你干嘛不等我呀你。”

走廊里的人更多,来来往往的女生笑嘻嘻地看着金元植,小声地议论。

李在焕抱着胸,“你能不能把校服穿上,像个流氓...”

“哦。”金元植把书包给李在焕,风快地把短袖校服套上。李在焕这才看见他胸前有一大片褐色的污渍,“什么啊这是。”李在焕嫌弃地指指,把包丢给金元植。“喝可乐不小心洒上去的,再说下午训练很热的,不像你在教室里有风扇吹。”

“哦,怪我了?”

“哪啊哪啊,”金元植看看李在焕耷拉着的嘴角,“赶情儿你在生气呢?”抬手去捏李在焕的脸。

李在焕被他捏的疼了,拍开他的手,“没有。你走不走?”

“我还想去吃冰淇淋呢,那就算了吧。”金元植假装惋惜的样子,看着李在焕。

“...去吃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是没长骨头吗!离我远点,热死了!”金元植搂着李在焕的脖子,软趴趴地贴着李在焕。

“吃了我的冰淇淋就要让我靠。”金元植嘿嘿地笑。

“那你还吃我们家饭呢。”

“那你想要什么啊,要什么我都给你。嘿嘿嘿...——呃啊!”

李在焕这一拳狠狠地捶在金元植的左肋,金元植痛地整个人都僵掉了,看着李在焕舔着冰淇淋走远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在焕和金元植两家是邻居,楼上楼下的住了十多年,从小一起长大。小时候金元植还能屁颠屁颠的跟在李在焕身后,一口一个在焕哥哥的叫着,哪像现在这个德性...

“在焕呐,饭好了。”

“来了。”李在焕合上练习册,边答应着边往饭厅走。

“阿姨!我来啦!哇~”

金元植像只小狗蠢蠢欲动地望着桌子上的饭菜,在焕妈妈笑着说快吃吧,金元植举起汤匙大声地说,我开动了。

金元植的爸妈这个月都在外地,于是他就理直气壮地来李在焕家蹭饭,李在焕黑着脸看他又盛了一碗饭,气的是自家妈还特别喜欢他。这小子嘴甜,吃完饭还抢着帮刷碗,把在焕妈妈哄的笑不拢嘴。

李在焕回房间继续写卷子,过了一会,金元植走进来一头栽到床上,揉着肚子长吁短叹。李在焕嫌他吵,用笔端磕了磕桌面表示不满。

金元植在床上翻滚了两圈,侧过身托起脑袋,看台灯下埋头做题的李在焕,有很多小动作,时不时推推眼镜摸摸鼻子。

真可爱啊...

“哗啦!”飞来的一本书差点把金元植的鼻子砸歪。

“笑个球啊你!”

“嘿嘿嘿...你今天怎么火气这么大啊?”

“金元植同学,请问你不用写作业的吗?”

“不写,我就爱看你写。”

“那你就给我闭嘴!”李在焕举起字典欲甩,金元植吓得双手交叉,忙说我错了我错了。

老实了不到十分钟,金元植又凑近李在焕,又过了十分钟,金元植又开始上手。戳戳李在焕的腿,又扯扯李在焕的耳朵,终于被李在焕按到床上捶了一顿。金元植挨了揍也停不下地洞式笑声,握住李在焕的手腕,阻止他持续施暴,一使劲把两个人翻了个面。

李在焕突然被他压在身下,叫着骂着也挣脱不了,金元植得逞的笑笑,垂下头对着李在焕的脖子又吹又啃。

“你这混蛋!!!”李在焕脸蛋通红的喊,推开金元植坐起身,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。“你给我滚蛋!”

“别啊,回去就我自己,太无聊了。”金元植可怜巴巴的望着李在焕,眼角垂下来一副委屈样子。“我不吵你了,我保证!”

李在焕吃瘪,回到座位上写题,金元植就趴在床上不吭声,一会去客厅溜达会,端过来一盘子水果放在桌子上。李在焕内心小感动,吃了一小块苹果继续写题,再一抬头,只有空盘子...

不知不觉快十一点了,金元植有气无力地问,“你还要写到什么时候啊...”

李在焕伸了个懒腰,“不写了,我要睡觉了。你也回去睡觉吧。”李在焕站起身,抬腿踢了踢金元植的屁股。

“我不走,我困的不行了都...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...骗子!

口口声声说自己困的人,等到李在焕上了床就来了精神。金元植脱的都只剩短裤,像个八爪鱼紧贴在李在焕身上,冲他脖子呼气。

“热...”

“嗯嗯嗯——”

“嗯个鬼啊,快点松开我..”

“热吗?那就把衣服脱了吧,大夏天还穿什么?”黑暗里,金元植的手撩起李在焕的背心,在里面到处胡摸乱掐,李在焕的心脏漏了一拍,然后紊乱狂跳不止。

不知不觉,李在焕就被他剥了个精光,金元植低笑,去啄李在焕肉肉的嘴唇,吸出咂咂的令人羞耻的声音。

“我才知道,你这么容易吃醋呢。”

“放心,以后我的肉体都只给你看,都由你享用怎么样?嗯??”

“那么现在快来享用我吧。”

 
......

“呃啊——”

金元植坐在地板上揉揉摔疼的屁股,听见床上传来冷冷的话语。

“睡。地。上。”

...要哭了/︿\